七星彩
公司新聞
行業動向
政策法規
industry dynamics
行業動向

減排力度加大 煤電超低排放改造駛入快車道

日期:2015年8月11日 13:38文章來源:原創文章

????在我國大氣污染治理力度、環境監管力度不斷加大的背景下,煤電行業自我加碼、主動作為,以“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為最終目標,大力推進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從去年6月首臺超低排放機組投產至今,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工作都取得了哪些成果,在減排技術上都有哪些突破,獲得了哪些政策支持?

  繼去年9月《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年)》(簡稱《行動計劃》)發布后,近日,國家能源局發布了《2015年中央發電企業煤電節能減排升級改造目標任務的通知》,要求五大發電集團以及神華、華潤和國投等中央發電企業2015年共需完成煤電機組節能改造容量8974萬千瓦、環保改造容量4093萬千瓦。

  國家也明令要求,要深入實施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行區域聯防聯控,推動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促進重點區域煤炭消費零增長。無論是對地方政府還是煤電企業而言,超低排放改造時間緊、任務重,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已成為各項工作的重點之一。伴隨著各大發電企業減排力度加大、超低排放技術日趨成熟、政府配套政策接踵而至,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已然駛入快車道。

  煤電行業的一次盛宴

  自《行動計劃》提出以來,各大發電企業高度重視、大力投入、積極行動,在污染物排放硬性指標上紛紛自我加碼,推進超低排放改造,為捍衛碧水藍天付出最大的努力。

  近年來,浙江、河北、山西、廣東等地區相繼提出了燃煤發電機組要全部實現超低排放的長遠目標。浙江省2015年環保重點工作直指加大超低排放改造力度;河北省明確提出全省251臺燃煤機組要在今年內達到超低排放標準,未達到標準的機組將一律予以關停;山西省將燃煤機組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時限從2020年提前到2017年底……煤電全面實行超低排放已成必然的潮流。

  自去年6月國內首臺新建超低排放燃煤機組———國華舟山電廠4號機組誕生以來,眾多改造、新建的超低排放燃煤機組如同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超低排放改造如同煤電行業的一次盛宴,促使燃煤機組不斷升級,各項指標不斷優化,向實現“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目標不斷邁進。

  從地域上看,超低排放機組遍地開花,浙江、廣東、江蘇等地區較為突出,各地超低排放機組呈現出星火燎原之勢。

  今年6月26日,福建省首臺超低排放燃煤機組———華電福建永安公司7、8號機組通過168試運行,該公司脫硫系統采用煙氣循環流化床脫硫除塵一體化工藝,是半干法脫硫除塵一體化技術在30萬千瓦循環流化床鍋爐中的首次成功應用。7月20日,華能岳陽電廠6號機組完成超低排放技術改造,率先成為湖南省首臺超低排放燃煤機組。隨后,沈陽金山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金山熱電分公司(簡稱金山熱電)也完成了升級改造,率先成為遼寧省首家超低排放企業,改造后,金山熱電二氧化硫排放實現10.7毫克/立方米,煙塵實現4.4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實現26.6毫克/立方米,每年可大幅減少廢氣排放。

  從各發電企業看,五大發電集團以及神華、華潤和國投等中央發電企業無不高度重視,先后采取了不同的發展戰略,研發各具特色的技術路線,進行充分的科學分析研判,適時、因地制宜地推進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努力為改善環境質量付出實際行動。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華能集團的黃臺9號、金陵1號等13臺機組達到超低排放要求;大唐南京發電廠1號機組作為集團首家超低排放燃煤電廠正式問世;華電天津軍糧城電廠是國家能源局13個全國煤電機組環保改造示范項目中首個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且該廠的濕式靜電除塵器是華電自主研發并成功應用的國內首個無外殼濕式電除塵器,應用前景廣闊;國電江陰蘇龍熱電3、4號機組、石橫發電5號機組、泰州發電2號機組、浙江北侖第三發電7號百萬千瓦機組、常州發電1號機組、宿遷熱電2號機組等均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國家電投河南公司焦作丹河火電項目獲河南省發展改革委核準,成為國家審批權限下放后河南首個大型火電項目,項目將全面按照超低排放標準進行建設。

  截至今年5月底,神華國華電力公司以8臺超低排放機組的成績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中原地帶全面開花;到今年底,國華電力超低排放機組將達到21臺;到2020年,國華電力旗下機組將全部實現超低排放。此外,國華電力于6月4日啟動了國華電力環境信息公開發布平臺,成為國內首家電力企業總部集中公開全系統環境信息的發電企業,主動接受社會公眾監督,足見其減排的決心。

  不容忽視的是,浙能集團在國內率先進行燃煤機組超低排放改造,截至今年6月底,浙能集團已有6臺共520萬千瓦機組實現煙氣超低排放,預計今年再投運14臺超低排放機組,9臺機組已在今年開工建設。至今年年底,浙能集團超低排放機組容量將達到1308萬千瓦,占煤機總容量的56%。

  減排技術百花齊放

  在技術上,不同的超低排放技術路線日趨成熟、先進,嶄新的環保技術百花齊 ? 放、百家爭鳴,創新正逐漸成為清潔煤電的潮流。

  中電聯在最新發布的“2015年一季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中專門提到:“應因地制宜、因技術經濟條件支撐和當地電力供需情況,以環境質量改善為目標,穩妥有序推進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改造,避免環境效益差、經濟代價大、能源消耗多、帶來二次污染的超低排放改造?!鄙蝦M飧咔諾諶⒌纈邢拊鶉喂局鋁τ謔迪置旱綺怠吧棟妗?,他們瞄準世界一流發電技術和性能指標,持續開展工程設計優化和科技創新,取得了諸多技術成果,其“中國原創”的煤電技術更是在日前召開的美國機械工程師協會學術論壇上受到了舉世矚目。

  山東神華山大能源環境有限公司研發出的“柔性電極濕式電除塵器技術”,首創性地采用了特殊工藝制成的柔性陽極,同時具有“零堿耗”、“零二次污染”、“近零水耗”等突出優勢,運行成本僅為國內外同類技術的50%左右。

  國電科環所屬龍源環保公司“燃煤電廠煙氣催化劑脫硝關鍵技術研發及應用”項目,攻克了原材料及催化劑生產過程中關鍵設備國產化的難題,形成了我國目前最大的脫硝產業鏈和完整的供應體系,打破了國外企業技術壟斷,具有廣泛的推廣應用前景。

  目前,浙江省經信委針對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提出了3種比較成熟的技術路徑:一是以華能長興電廠為代表的“高效協同治理”模式,即催化還原法(SCR)脫硝+常規除塵+大濕法脫硫與高效除塵協同;二是以浙能嘉興電廠、嘉華電廠和舟山六橫電廠等為代表的模式,即SCR+常規除塵+大濕法脫硫+濕式電除塵;三是嵊州新中港熱電有限公司的模式,即CFB鍋爐爐內脫硫+爐內SNCR脫硝+爐外半干法脫硫+袋式除塵+濕式電除塵。正是得益于技術上的持續創新和突破,煤電行業實行超低排放改造的成本將逐步降低、減排效果將有質的提升、改造步伐將不斷加快。

  政策支持日臻完善

  “超低排放將會是火電企業節能減排的發展趨勢;新建的大容量、高參數火電機組實現超低排放在現有政策支持下是可行的;在超低排放技術多元化,并且多種技術都能在一定程度實現超低排放指標的情況下,經濟性和建設(改造)的便捷性就成了超低排放技術的核心生命力?!被繁2炕肪徹婊夯肪癡卟恐魅胃鴆熘以詰餮腥擁緋鋇萊雋慫猿團歐諾目捶?。

  盡管如此,排放標準的提升也直接意味著改造成本、減排成本的增加,再加上不久前開始執行的上網電價下調,進一步削減了煤電企業的利潤空間,給煤電企業的經營增加了多方的壓力。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要想有效推動超低排放,改造成本的補償仍是關鍵問題,除了在現有的脫硫、脫硝、除塵電價基礎上進一步對超低排放進行補貼之外,還可以借鑒碳排放權市場的經驗,培育排污權市場,用市場途徑補償超低排放成本,以及鼓勵金融機構加強對超低排放的融資支持等。

  據悉,山西今年列出專項資金,對全省燃煤發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實施補助,對單機30萬千瓦及以上現役的燃煤機組進行一次性改造的企業,按照改造完成時間和全部改造投資額給予10%~30%補助;山東下一步將對達到超低排放的現役燃煤機組在原有電價補貼基礎上,按照國家規定增加電價補貼,并在發電調度方面優先滿足并提高超低排放機組的發電量和發電負荷率,積極鼓勵超低排放機組替代小機組電量;浙江省提出,年初按超低排放機組平均容量,安排獎勵年度發電計劃200小時,并根據環保設施改造實際投產時間據實調整……在政府層面,各種有利政策陸續出臺,政策支持日臻完善,給之前對超低排放改造猶豫不決的煤電企業吃下 “定心丸”,必將為煤電行業營造出“敢于改造、勇于改造、爭先改造”的良好環境。

{ganrao}